立丝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立丝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司机眼中的打车APP烧钱游戏6月面临大考

发布时间:2020-02-11 04:04:43 阅读: 来源:立丝岩棉板厂家

日渐混乱的打车应用市场开始引起政府部门的注意和监管,最新进展是,北京交通委将于6月1日起实施新规,其中明确规定将建立统一特服号码调度平台,届时提供24小时电话约车、网络约车、手机约车等电召服务方式。

新规要求出租车司机应确保每车每日执行2单电话叫车业务,且严重违法违章、运营服务质量低劣的驾驶员5年内不得从事出租汽车运营服务;而乘客两次以上违约将在一年内不列入用车服务承诺范围。

当多数业内人士在为打车应用前景欣喜若狂时,这个新兴的移动互联网市场却正演变为一场烧钱游戏,用户体验、推广渠道与资金优势相比,已变得微不足道。然而,随着日渐严厉监管措施的出台,整个行业将于今年6月面临生死大考。

在万泉河出租车公司李师傅的眼中,被地推人员“骚扰”已经由不适应变成习以为常。在过去,主要是机场、火车站趴活时会有工作人员来介绍自家的打车应用,而现在地推人员已经开始在出租车公司的讲台上介绍产品,补贴方式也由过去的赠送油卡、香水等小礼品变成了补贴话费甚至手机。

他表示,在线打车应用已经成为了一场烧钱游戏,没有数千万的资本根本无法支撑正常运作。随着近日关于交通部门杜绝加价叫车并着手建立统一叫车平台等措施的实施,最终能活下来的公司不会超过2家。

有钱有用户 没钱没市场

李师傅的HTC手机在过去数个月中,曾经安装过快的打车、易打车、摇摇招车等软件,但最终留在他手机中的两款打车应用却只有两款,一款是嘀嘀打车,另一款是打车小秘。

留下嘀嘀打车的原因是这家公司在北京最早开拓在线打车市场,在司机中知名度很高,也确实能提高出租车司机的收益并降低空驶率。留下打车小秘这款软件的原因是其补贴力度足以秒杀其他同类软件。

据他介绍,出租车司机只要每个月手机在线160个小时,打车小秘就会补贴40元当月话费,使用智能手机的司机第一次安装这款软件,会获得40元话费奖励,新注册的司机抢下的第一单会获得50元奖励。没有智能手机的司机能够以400元的价格从打车小秘处购买一款800元左右的中兴智能手机。这一系列巨大的补贴措施使得他和身边朋友开始放弃其他同类软件。

除出租车司机外,竞争的触角也开始伸向管理出租车司机的经理们,在线打车应用的地推人员与过去相比变得更加聪明,推广方式由过去的蹲点守候改为主动在出租车公司的讲台上介绍自家产品。在李师傅看来,地推人员们只要与出租车公司的经理们建立比较良好的个人关系,就可以使用出租车公司的讲台,并现场演示自家产品,这种方式比蹲点守候的方式更加直接。

“这就是场烧钱游戏,而且泡沫严重,我听打车小秘的推广人员说,这两个月来,他们的推广费用已经花了几千万,目标是到6月份之前达到一定的普及量,如果达不到这个目标,项目会取消,之前烧的钱也都完全血本无归。”李师傅表示,地推人员在向司机介绍自家软件时,唯一吸引司机的因素就是补贴和奖励力度。在产品功能大同小异的今天,产品细节并不是出租车司机是否选择安装的原因。

竞争对手的步步紧逼已经令嘀嘀打车感受到了威胁,在运营上也开始加大补贴和奖励的力度。过去嘀嘀打车赠送给司机的主要是香水、车贴等小礼品,而现在嘀嘀打车已经开始给新注册用户、介绍人各自补贴10元话费,并对每个月抢单最积极的司机赠送数百元的加油卡等礼品。

腾讯科技在走访多名使用打车应用的出租车司机后发现,与李师傅抱有相同想法的并非个例,打车应用公司激烈竞争的局面导致了哪家给司机的补贴和奖励更多,司机们就会使用这家公司的软件。

杜绝加价行为不影响打车应用

打车应用的火爆源于嘀嘀打车,这是在北京最早拓展出租车领域的在线打车APP应用。虽然在嘀嘀打车之前已经有了96103这样的平台,但是当时只有金建、银建、金银建这三家出租车公司可以使用该叫车平台,但是对于像李师傅这样中小型出租车公司的司机就没有办法使用,需求摆在那里,但没有相应的服务,嘀嘀打车的推出正好适时填补了这些空白需求。

“我在大街扫活,不知道乘客要去哪里,如果距离很近又很堵,拉这么一个活就不赚钱甚至赔钱了。嘀嘀打车推出后,给所有的司机开放,这样我们这些小公司的出租司机也能使用叫车平台了,通过这个我就能提前知道乘客去哪里,是否顺路,这样确实提高了一些收入。”李师傅表示。

不过,这些应用提供商们为鼓励出租车司机在高峰时段和“打车难”地区拉活,允许用户在叫车时“加价”,一般加价5-30元不等,而部分司机私下加价甚至超过100元。这样的“恶性”态势也日渐引起监管部门注意。

北京交通委新闻发言人李晓松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加价的行为意味着变相议价,按照《北京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的规定,议价是不允许的,下一步政府部门将进行规范。此外,已有武汉等地开始对打车应用加价行为进行严格管控。

出租行业人士透露,加价的乘客虽然也有,但是很少。“使用打车应用更多是提高空驶率,交通委未来规范打车应用加价的行为不会对这些软件产生太大影响。”

真正的威胁不在于是否加价,而是统一叫车平台的消息。随着北京市交通委新规出台并于6月1日起正式实施,各个打车应用服务商加紧“跑马圈地”。

通过与打车应用推广人员的交流中发现,很多公司的推广人员都将6月达到一定装机量作为最重要的考核指标。

李师傅自己也收到了公司通知说交管部门要在6月统一叫车平台。因此他猜测对很多在线打车应用公司而言,6月将面临生死大考,现在很多叫车软件玩命烧钱估计也就是为了在6月前达到一定装机量,以此获得话语权,最后这行业存活下来的不会超过2家。

注销签证怎么办理

广州筹划税务网站

注册公司范围